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体法律
律师对受贿罪作无罪辩护的证据基础和胜诉方法

 

 

律师对受贿罪作无罪辩护的证据基础和胜诉方法

——谈如何彻底打破起诉书所依据的证据链条

北京市京晟事务所山东淄博律师法律咨询网谢立宏律师电话:13583315927

依法避免坐监狱甚至死刑是每个因涉嫌受贿罪而被监禁羁押人最大的希望,保护忧虑者的希望,仗义执言是律师义不容辞的义务。而关键中的关键是证据以及证明标准的问题,关于刑事诉讼中的证明标准是什么的问题,在理论界争议颇大,而在司法实践中则相反,甚至可以说是“粗俗的很”。中国的检察官(公诉人)、法官在起诉书、判决书中对于证据能否证明犯罪事实问题的描述一般就是,对起诉(意见)书指控的犯罪事实的以上证据用“足以认定”四个字完事,然后就开始判决(指控)。而实际上我国刑诉法规定的原则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证据原则,这要求司法机关在司法实践中对已经发生的客观事实进行充分地举证以达到恢复客观事实本来面目的程度,细心地、全面地、公正地审理,客观地、全面地认定事实,也就是要求“有罪的绝对证明”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辩证法方面的依据就是:客观事实永远无法全面恢复,人不能二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既然达不到这么高的证明标准(这是经典马克思主义学者提出的弱智标准),那么在司法实践中,经常就贯穿了完全相反的标准:“怀疑”的标准——怀疑你有罪,那么就判你有罪!为此众多的冤假错案应运而生,佘祥林、赵作海等等令人心惊肉跳的案件不胜枚举。

抬头三尺有神灵,人性的光辉、公平、正义的理念恒存于每个人的心中,无论是黑暗的专制社会,还是文明社会,在大部分刑事诉讼司法实践中,有悖于良心的判决还是很少发生。不过是一个现象值得我们注意:我国迄今没有一个明确的关于受贿罪在刑事诉讼中证明标准出台,这是导致受贿罪刑事判决杂乱无序的主要原因。因此,作为律师在作受贿罪的无罪辩护时,首先要明确本案的证明标准,以及起诉书所能达到的证明程度是否达到了   消除了合理怀疑的证明的程度,其次是依法收集被告人无罪或者是罪轻的证据,以便依法提出合理怀疑。虽然中国不是美国,但是至少要让法官作出对被告人可能无罪的心证。这样即便被判有罪,也能减轻刑罚。

我们认为关于受贿罪在刑事诉讼中的证明原则标准应当是:排除合理怀疑的原则标准,也就是所有证据所形成的证据链条必然、无可置疑地指向被告人具备受贿罪犯罪事实的必然性原则,必须排除其他令人合理怀疑被告人不构成受贿罪犯罪的可能性。换句话讲就是:在刑事诉讼中,除非能够证明被告人确实犯有受贿罪已达到无合理疑点的程度,否则,被告人应被判决无罪。

任何一个通情达理且具有一般逻辑判断能力的人看来: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自其确立之日起,就是不言自明的原则。正如一位法官所言合理怀疑一词来说,没有比其本身更清楚明确的定义了。” “合理怀疑的含义我们可以理解为:就是一切证据经过全部比较与认真考虑之后,审理事实的人本着道义和良知,对于所诉的事实不能信以为真。

 所谓合理怀疑,当然只是一种可以说出理由的怀疑,而不是无故置疑。否则,对于任何纠纷的人或事,都可以发生想象的或幻想的怀疑。因此,所谓合理怀疑,必是具备以下情况:

1)不是任意妄想、臆测的怀疑;

2)不是过于敏感的怀疑;

3)不是过于技巧的怀疑;

4)不是吹毛求疵、强词夺理的怀疑;

5)不是对证言无依据的怀疑;

6)不是故为被告解脱以逃避刑责的怀疑。

如果属于以上各种怀疑,即:任何通情达理的人,所可能作出合理的、公正的、诚实的怀疑。

另外,合理怀疑它不仅仅是一个可能的怀疑,也是指审判人员对于该案的心理状态:在经过对所有的证据的总的比较和考虑之后,审判人员的心理处于这种状况,他们不能说他们感到对指控罪行的真实性得出永久的裁决已达到内心确信无疑的程度。

我们可以参照美国刑事诉讼证明的九个等级来说服法院的审判人员,也就是按照证明结果,即起诉书指控案件事实所使用证据所能证明案件事实的可能性大小进行划分为以下九个等级:

1            最高的一级是有罪的绝对证明,表述为足以确信被告人的犯罪以至于消除了甚至是不合理的怀疑,但这一标准被认为无法达到,因而除中国法律外,任何其他文明国家对此从无要求

2            消除了合理怀疑的证明,表述为基于全部证据如此清楚地确信被告人的犯罪以至于消除了任何合理怀疑,这一标准是作出有罪判决的标准,也是刑事诉讼证明的最高标准。

3            明晰且有说服力的证明(适用于某些管辖法院对死刑案件保释请求的驳回);

4            优势证明(适用于刑事诉讼中被告人的肯定性抗辩);

5            可成立的理由(适用于逮捕令状的签发、无证逮捕、搜查及扣留等);

6            合理相信(适用于阻截和搜身);

7            有合理怀疑(无罪释放被告人的充足理由);

8            怀疑(适用于调查的开始);

9            没有证据信息(对任何法律目的均不充分)。

9个等级反映了犯罪事实被证明的可能性的大小,说明了证明是或然的,是可能性大小问题。世界各国的刑事证明标准都以盖然性为其理论基础。我国有学者指出:所谓高度盖然性,一方面指在公开的法庭上通过证据的提示和检验以及当事者双方的辩论、对质而逐渐形成的证据在量和质上的客观状态,以及这种客观状态所映照出来的要证事实的明白性、清晰性;另一方面,高度盖然性也指法官对这种客观状态的认识,即证据的客观状态作用于法官的心理过程而使其达到的确信境地。我国台湾一些学者也把盖然性问题与法官自由心证相联系,他们认为,心证为相对真实,而并非绝对真实,心证有强弱,在程度上存在差异,由此而产生相应的盖然性。追求绝对真实的马克思经典理想主义者的标准是不现实的。 下面我们就涉嫌受贿罪案件的证据标准、以及如何打碎起诉书中所依据的证据链条,作出最佳的无罪辩护方面说明如下:

1                律师就受贿罪的无罪辩护方面来看,首先要重视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在时间、地点、参与人员、当时环境等方面的相互印证是否合理,起诉书依据的证据链条是否能形成?是否完整?当时被告人的主观方面是否存在受贿的故意?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性?

2                律师应当针对检察院提出的查询行贿财物的来源和去向证据进行质证,发现疑点,及时作出无罪辩护。例如被告人的银行收入、现金藏匿处,或用于消费的钱款与行贿人的行贿款是否是同一笔,从时间、金额、状态等角度看看能否相互印证。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性?另外,部分行贿人的流水账或记事本,再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不能作为受贿的书证,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性(例如栽赃陷害的可能性)?

3                律师就受贿罪作无罪辩护时,应当特别注意检察院收集的再生证据是否真实、收集程序是否合法。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性(例如刑讯逼供、暴力取证)?尤其是注意第一次讯问时间的长短,是否与看守所收押的时间相吻合,讯问时间是否超时?在检察院的审讯室停留时间是否过长?是否被施以长时间罚站、非法使用戒具?是否被饥饿、疲劳所困?是否受到其他肉刑?被告人的陈述是否符合常理?

4                在对被告人是否利用职务之便为行贿人谋取利益的证据进行充分质证时。注意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受贿犯罪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包括三个方面内容:一是索取、收受他人财物,二是利用职务之便,三是为他人谋取利益,三者缺一不可。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性?例如是否与职务无关?是否为行贿人谋取了利益?如果存在上述情况,律师就应当及时为受贿罪被告人作出无罪辩护。

5                律师就受贿罪作无罪辩护时,应当明确在法庭查证被告人为他人谋取利益时分两种情况:一是如果为他人谋取的利益已实现,则应查清行贿人如何提出谋取利益的要求,受贿人如何利用职务予以落实、谋取的是什么具体的利益;二是如果为他人谋取的利益尚未实现,则应查清双方是否形成了为行贿人谋利的合意,即查清行贿人如何提出要求、受贿人是否答应。这种合意的形成,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暗示的,但是公诉方必须提供证据证明之。

6                律师就受贿罪作无罪辩护时,应当注意检察院是否按照贿赂犯罪的构成要件收集书证、物证。贿赂犯罪作为主体特殊的犯罪,认定行为人的主体身份要收集证据,比如具备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有关书证材料如干部履历表,所在单位出具的职务任命文件,职责分管范围等。

201173日星期日整理

 


最新资讯
点击排行